您当前位置:首页>游哪儿 > 旅游攻略 > 正文

留住最后的乡愁

日期:2017-03-06 10:36:14 来源:  责任编辑:周剑锋 关注:0我要评论     蒙江河岸边一个狭长山坳方圆两公里内,林木葱葱,鸡鸣犬吠,12栋草屋静静地守卫着如诗的岁月。喀斯特的大山,经年累月披着她用滕竹编制的秀发。溶洞连着溶洞,怪石丛生。在这里可以看到惊险的断崖,又能心潮起伏地欣赏到大地的双乳。迷宫一般的家园,芦笙悠扬诉说着苗寨从哪里来到到哪里去的声音。

    连着天际的粗石路,盘旋而上。很多朽坏的空压机摆放在路边草丛中,见证着开山之难。

    初春的早晨,阳光从山间倾泻而来,一阵温暖,我们脱去了厚重的棉衣,背上记录苗寨影像的行囊,停放了过不了路面的城市猎豹,经过了九道弯拐,在一片欢呼声中步入了心中牵挂已久的梦里桃源。
    一群走出山外的女学生,从小学到初中不等的年龄,都在音响的节奏下,身着鲜艳的苗族服饰,载歌载舞,欢迎我们的到来。因为走出了大山,我们没有理由只能演奏芦笙舞,现代舞也成为苗裙翻飞的生活。从这里搬出去的一位熊少斌,带出了苗族歌舞的根,上千人参加演奏的太极八卦芦笙舞,在他引导的节拍和美妙声音下,成为走进校园的大课间,而且他也成为了芦笙舞的传承人。


    中年老年苗族妇女对我们的镜头丝毫不慌张,还根据我们的要求展示着他们的身姿和服饰,服饰的背后,是有着深厚苗族元素的鸟笼。

    畜圈的楼上,还能看得到道光年间挑桐油南下百色地区换盐的油箩框,弥足珍贵。草屋的房前屋后,是从山上不经意之间搬来的各种根艺原材料。哗哗流淌的山泉水,经过了农家的洗菜池,涤荡了没有农药的蔬菜后,顺着屋下的岩石沟,流进田园缝隙中的地下溶洞里去了。

    王氏兄弟饲养的一只“八哥”,吃饱了之后,飞到周边的树上,一会又慢悠悠地回到屋下,还在主人的手上和肩上逛悠。

    组织盛会的峰哥,是一手把控整条蒙江河水的电站放水工,他见证了苗寨的变迁,内心憧憬着守卫乡愁的使命,每一次的苗寨之行,令我流连忘返,乐此不疲。这次苗寨又杀了黑山羊,用地道的手法黄焖,邀请了走出大山的兄弟回来,加上村两委的干部,共聚苗寨。
    鲜艳的服饰反衬出内心世界的美丽,在初春的季节里洒满对生活热爱的光辉。夫人是苗族,对这种服饰由衷的喜爱,还在主人的盛情下,试穿了一会的喜悦。
    开饭了,端出来的是渴盼已久的玉米饭和石磨渣豆腐,五张圆桌在苗家大院里一字排开,就成来了本次的长桌宴。女同志和男同胞分两排对坐,成为了最美丽的乡村人文。主人搬来一桶刚泡好的岩黄莲药酒,要在大山里一醉方休。本人慕苗寨而来,醉苗寨而去,这一次又是醉在山水和人文之间。
    政府已经为苗寨单独修建了安居房,留下的苗寨仍在坚守着他们的根。在留住非物质文化的热情澎湃下,这个乡愁成为了大家的共同守望。一条弯弯的小路,一把发出美妙乐曲的芦笙,一套苗族服饰,一只鸟笼,都在如诗般的岁月里坚守。


旅游专题策划

  • 无数据

热门推荐

大家都在看


Copyright ©2015 gztoptour.com 黔ICP备14000827号 贵公网安备 52011502000769号 主办:贵州省旅游发展委员会 承办:《中国旅游报》贵州运营中心

客服邮箱:gztoptour@qq.com 客服电话:0851-86746865 网上文明上网举报电话:010-82615762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统计

导航

回顶部